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南京师范大学光裕戏曲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查看: 5442|回复: 2

(转)超级搞笑的越剧演出“事故”

[复制链接]

贡献  第644名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10 17:14
  • 签到天数: 189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Master]人坛合一

    发表于 2011-6-2 23: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并登陆使用,以体验更好更便捷的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话说,咱们那点纰漏真的不算什么啊~)
    -----------------------------------------------
    某场孟丽君:美人滴玉带断了,于是在台上狂整玉带。

    某场孟丽君:美人滴披风扣子掉了,于是一只手拽着披风不掉下来,一只手拿彩球,还好很快拜完天地袅。

    某全场孟丽君和某拼盘孟丽君:王志萍的相貂落地……

    某红楼梦:金玉良缘时灯罩掉下来了,于是公子一把抓起蜡烛去看新娘……

    某红楼梦:突然灯泡炸掉,某DD在此时出场,妖力无穷啊无穷。

    芳华红楼梦:老太君游园,游着游着,老太君从桥上掉了下去,于是全体从桥上跳下去,因为桥垮了……

    芳华红楼梦:小陈唱完,迈着矫健的台步下去,无论如何进不去了,于是手舞足蹈的和幕布战斗了N久,终于钻了进去,还好不要赶场换衣服。

    盘妻福州彩排:桌子上放着2个菠萝,于是马儿抓起一个菠萝,喊道:我要你们的命——
    估计可怜的菠萝虽然没有当场粉身碎骨,散场后就被分食之……也有可能本来就是夜宵,临时客串花瓶……

    盘妻:妹妹得意洋洋的下场,一头撞在幕布上,反弹回来。于是扒开幕布进去

    盘妻:工作人员不知道做咩的,这次桌子上不但木有花瓶,连菠萝也没有。于是马儿赤手空拳摆出一个POSE,喊道:我要你们的命——

    芳华红楼梦:金玉良缘,马儿跌倒在床上,痛不欲生道“我以为百年好事今宵定……”无声了,默默地把可怜的床捶打了无数遍,习惯了的乐队只好把伴奏再拉一遍。台下众人惊道:今天的伴奏怎么这么长?

    盘夫:王志萍抓起花瓶,猛力一摔——没破!于是赶上去一脚踩下——仍然没破。于是金红上来捡起花瓶,狠命一掰——终于破了……

    情探走台:大官人拔剑,一抓没有,再抓还没有,三抓,道具叔叔连着架子把剑搬上来了。于是大官人拔出剑砍女鬼去袅

    情探:裘姑娘准备抛出水袖杀害大官人袅,一扯——水袖打结袅。左手扯——不开,右手再扯——还是不开。双手一起扯——仍然不开。好吧,收上来解开……

    郑王庵堂认母:志贞把门一关,大叫道:元宰,我的夫啊——
    饼饼同学很恶毒的说:元宰应该大叫一声:志贞,我的儿啊——
    果真没有最恶毒,只有更恶毒。我只不过是希望元宰大叫一声:娘子——

    上昆白蛇传,许仙见妻变白蛇,僵尸跌,幕合,从许仙腰中截过,许仙连滚带爬滚回幕里......


    青岛人民会堂,明星版《梁祝》“山伯临终”走台。病榻上某王子一句起调“待儿看来”,刚唱了两个字,老母亲起身便走,某王子嘴里的唱词立马变成“别走”,然后接着唱下去,并以手示意你应该等我唱得差不多了再走,那老母亲动作作哭状,脸上却忍俊不住,影响情绪啊影响情绪。

    越女争锋,陈翠红的骂堂,骂得比较HIGH,对她弟弟一个耳光抽过去,发髻掉了一半,挂在剩余的头套上……

    绍百11郎,阿素在一场表达对花花相思之情的戏里,披风扣子松了,于是一边相思一边拉披风~~


    99版大剧院红楼,金玉良缘,公子大吼一声:“我找林妹妹去!”对老太君狠狠一推,老太君头套应声掉下……
    章海灵应该当时做广告,因为我用了。。。。。洗发水,所以,我有一头乌黑的长发。

    钱惠丽也应该做广告:我心目中的老祖宗,不能满头白发,就要一头秀丽的长发。

    又在电视上看了看99版金玉良缘,越看那个黑色短发老祖宗越好笑。如果她的头套早一些掉下来,他肯定会立起拐杖
    贾母:(大声叫道)宝玉,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你竟打掉了我的头套,好叫我心痛啊!

    贾宝玉:我知道,打掉你的头套也没有用,我找林妹妹去……

    99大剧院版红楼最后一次走台
    地毯不平,于是撘宝玉时,公子一边在地上打滚躲开老爹的棍子,一边把地毯按平……
    黛玉葬花时,林妹妹在桃花里徘徊,只见桃花纷纷飘落,一股焦糊味传遍全场,原来是电流开太大了。
    老太君穿了双奇高无比的鞋子出来,差点一个跟头翻了出去。还好老太君是有两个丫鬟扶着的。



    长兴大剧院,赵方版红楼梦。荣国府的牌子掉了一半下来,在空中那个晃悠晃悠……


    不记得是哪一场了,美人水袖甩的太开了,啪的打在公子脸上。于是公子是眯着一只眼睛下台的。



    越女争锋,张丽阳告,告了一半把水袖告到自己脖子上去了。这下香罗带不用出场啦。




    07年玉蜻蜓,白马在沈兄腰上扯酒葫芦时,顺便把沈兄的腰带扯下来了。于是白马挡在前面,邢总迅速系腰带


    宛平场玉蜻蜓,后游庵,白马水袖一甩,腰带开了,还好立即夹住了。



    郑王西园记,秀才的帽翅掉了一根。便淡定的走过去捡起来插上去……




    郑王版红楼,金玉良缘,灯盏真是无比出风头,继上次钱公子空中剧院灯罩脱落事件以后,这次越发高调了,从秀才手里到董美华手里的瞬间,突然四分五裂。散架以后灯座往老祖宗那里滚,灯罩留在桌子旁边。董美华还挺有定力的,要是是俺的话说不定条件反射就去捡灯座了,汗。本来灯座连滚带被踢地到了老祖宗那里以后被丫头拾起来我以为就没事了,结果秀才唱我以为百年好事今宵定的时候,从桌子那边走出来又把灯罩给踢出来了,滚到台中央,再被踢往床边,响应欧洲杯啊。



    上海明星版梁祝,化蝶。原配公然在台上调戏白马,小声说:你今天这件衣服很漂亮啊。白马华丽的笑场了,而且……一只翅膀掉在地上啦




    绍兴明星版梁祝,还是化蝶,原配舞动了数下,突然发现白马不见了,立即东张西望之……发现白马在身后,放心了,继续舞动……




    同窗共读,白马在一边唱共读三年,原配坐在书桌边很淡定的把自己手上的婚戒取下来放桌子上……台下众HC们看到后设想了很多“灯一熄原配就冲过去拿戒指或者是桌子被人抬下去了,原配到处找戒指”的镜头,结果不幸设想成真,原配果然忘记了~~于是结束滴时候,很风中凌乱滴:“我的戒指呢?戒指呢?”于是一群人,全部找戒指去了,最后在一个小缝隙当中找到了戒指……



    话说,《紫玉钗》
    背景是单小姐和梅丫鬟正在受苦受难,忍饥挨饿之中
    某场
    浣纱丫鬟和虹二爷演的那个书生(不好意思,名字忘记袅……)在幕前喋喋不休的说昨晚闯进来一个白衣公子求窈窕,然后还有一封书信,虹二爷让丫鬟拿出来看看,丫鬟就拿出来。
    然后,俺就看见丫鬟手指上一颗硕大的钻戒(待高人考据是石头还是玻璃),晃眼……晃眼……眼珠子就跟着那戒指走了……
    所以,淡定的把戒指拿下来很有必要……



    越剧明星反串折子戏专场彩排,公子穿着紫红色大褂子,手持菜刀从侧幕猴跳着出来,台下顿时大笑,公子一边跟着笑一边挥舞菜刀指着台下一边大吼:侬不许笑了。然后导演大喝一声:你给我从头来过!
    天可怜见,我居然自主听懂了这几句上海话……,等姐姐扮成老头子弯着腰出来,公子扑上去一刀,差点砍到姐姐头上,姐姐大叫:你站那么近做吗啦……台下爆笑爆笑爆笑一万次。


    08年最后一场盘妻,原配唱得很爽,然后露真跪下去时坐在了自己的脚上……



    还有一场明星版梁祝。麦克风不会响,楼台会的时候,梁山伯在唱,祝英台却悄悄溜下去了。梁山伯:此生难娶你祝英台。一回头,祝英台没了。等梁山伯快唱完了,祝英台闷声不响的上来了,胸前多了一个麦克风。



    某西厢记,琴心唱了半天了公子不出现,梅子跑下去看无果,不知姐姐听的谁的琴……




    某西园记,秀才对着夏玉郁闷地叫道:“继华兄……”额,乌龙了。于是台上均面无表情,秀才依旧手托头姿势,两秒后重新叫道:“夏玉兄……”-----这个这个,夏玉兄的演员挺机灵的,愣了一下马上接口道:“怎。。。怎怎么连继华兄都出来了 ?”



    一武生打扮的人救出了被关在水牢里的落难大臣,背起来在台上狂奔两圈,不知道是晕了还是跑的刹不住,竟背着大臣直接跳下了戏台!她们在地上打了个滚,狼狈万分的重新爬上台,再背起来跑(应该不是跑了,改走了,而且明显的吃力,估计是强忍住没使一瘸一拐).其间,后台的罗鼓敲的异常拼命.



    前些年宁波小百花来天津演出,有出戏(新戏,忘了名字)演到一个人拔出佩剑要自杀,应该把剑鞘扔掉,留剑在手里,她搞反了,扔了剑,拿着剑鞘跪在地上悲愤的唱了一大段,观众乐哈哈的等着看她怎么个死法,难得这个演员挺聪明,要自刎前就地一滚,把剑又捞回来了,然后很解脱很放松很欣慰的死去!



    《陆文龙》的录象中,序幕那段,合唱唱到“叱咤风云气如虹”的“风云”的时候,花帅猛的一枪,头上的雉鸡毛只剩下了一根,这个镜头每次都会看好几遍,汗……



    2000年浙江省越剧青年演员大奖赛上,孔立萍一出场就掉帽子……



    白马的,早年浙江录制的盘妻,白马跳词了“娘子啊,这血海大仇定要报,也将那老贼斩全家”变成“娘子啊,你不与我玉书同商量,也将那老贼斩全家” 接得脸不红心不跳。 怎么这两口子商量的不是好事情呢,老想着杀人全家,呵呵



    2月13日晚上越在香港演出红楼梦,宝玉被笞一场,大幕拉开,前面站着贾政和宝玉,后面一个工作人员正在安一个柱子。那柱子摇摇晃晃就是站不住,无奈那工作人员只得抱着柱子一直陪站在台上。于是前面宝玉挨打,后面那哥们抱着柱子一直挺在那里。



    80年代,王文娟和赵志刚一起拍摄了电视片《庵堂认母》,采用外景和内景结合的方式。王文娟以打开庵门,看见赵志刚,大吃一惊。我也大吃一惊,因为,我清楚地看见,庵门不远处的几间砖瓦房和一根电线杆子。



    宁百张小君的红楼梦,我在网上看了,好像也出版了影碟。第一场,黛玉进府,当贾宝玉唱到“娴静犹如”就忘词儿了,只好轻轻哼哼,伴奏还是继续伴奏。后来,林黛玉上接上来了”眉毛眼角藏秀气,声音相貌露温柔”。演出才继续进行。不过,两个演员一点也不紧张,看起来还是很自然。



    在网上看到,郑秀才在演吴素英专场的《责夫》一折的时候,唱到“又不是与元帅强把功争”的时候忘词了,于是放轻音量编了几个字,听起来貌似在唱“又不是与丞相强与功争”,不过表情动作都很到位,好像没事儿一样



    去年元旦,杭越二团在桐庐剧院演《三看御妹》,王健演的刘金定,看病一场,封加进说要看双目,刘金定摘下蒙眼布,与封加进对视,转圈时王健不小心踩到裙子,突然滑倒,又假装病恹恹地站起来,加了句台词:“哎呀,我的病……”
    台下老年观众说了,她的病已经很厉害了!



    某次折子戏专场 赵王子和梅子演杨乃武密室相会
    赵王子大叫:是刘子和的儿子刘子和?
    N年之后的春晚董卿同学也效仿了一番。。。



    2月13日晚香港文化中心的<红楼梦>
    (笞宝玉)一场当贾政拿绳子要勒死宝玉时
    内场应马上有人高喊:老太太到...
    一秒二秒三秒N秒后竟然没有一点声息
    只见无奈的贾老爷和王夫人拼命的在台上无声的撕扯
    最后贾老爷一跺脚摔了绳子自己去接来老祖宗...
    我猜想贾老爷看到那一班人无声的闪出来时
    拍死她们的心都有了

    贾老爹不应该扔绳子,应该带着绳子飘进去……
    一把勒死算了,省得等下还要下跪,顺便报上回被章伯伯重重推开一把扭到脚的仇



    黄大官人的blog里说,这次香港演出红楼的时候,她这个贾政演到拿着绳子要勒死宝玉,可是,可是,绳子提在手里了,王夫人老太太一干人等却还没上来,她望着空洞洞的后台恨不得勒死王夫人老太太~~



    五六十年代与陆老演出《情探》伴读一折时,由于傅老听陆老的演唱太入迷了,以至于轮到傅老演唱时竟都忘了,只好由琴师演奏过场伴奏糊弄过去了。



    上昆的一片桃花红上京演出,谷好好同学不知道为毛误场了……
    然后张军跟那谁上昆一花旦名字忘记了就在前面撑场子啊……
    “大王,你爱我未……”
    “爱……”
    “你真的爱我未……”
    …………
    …………
    如此撑了一分钟以上谷好好同学终于及时赶上来了……
    然后据闻,张军同学内心是如此想的:“一,二,三,再不上来就‘爱妃,你等我一等……’下场……”



    剔目,宁百陈珠,上场不久,就一只手一直拽裙子,不久,果在最后大段唱中,其双手扬起水袖时,裙子像电视广告中沐浴的镜头一样,唰滴落地,只好穿着水裤迈出裙子继续......  
    忠告演员:前人发明水衣水裤不是没有理由的,演出的时候不要太奔放!水衣水裤要记得穿。



    宁百天津演出折子:金梦超的潘金莲一上来就把桌上的牌位和蜡烛全扒拉倒了,孙琴的武松脱下袍子后一丢,把那个演仵作的直接罩在里面,还好此演员身手敏捷.最后在激烈打斗时王婆脑袋上的东西一直往下掉,钗还被偶拣到还给了他们的字幕员.


    穆桂英挂帅中,她的女儿在比武一场每射出一箭后台就会传出一声"好箭法".那天的小演员准头差了点.第二箭直冲着寇准大人就去了,只见那位老演员面不改色,伸出一只手抓住面前的箭相后一丢.后台传出"好箭法"台下齐呼"寇大人好身手" 、



    《家》VCD中梅林重逢一场,梅冲着大表哥说“大表嫂,我该走了”,因为是VCD,所以是有据可查,哈哈!

    某次赵方版红楼梦演出,闭门羹一场。开场时宝玉应睡在榻上,谁想演员还没上去准备好灯光就提前亮了,床还是空的,宝钗和袭人只好演下去,待到宝玉该醒来时,只见赵王子从侧幕内边打哈欠边走出来说“宝姐姐来了?”,把戏接了下去。原来宝玉睡在另外一间房里的哈。只是那玉宝钗是没看成的了。



    温岭三团的《姑嫂恨》,那个演恶毒小姑的演员唱“到如今还未除去这狐狸精,半年来,我……”就在“半年来”这里忽然忘词了,于是唱成了“到如今还未除去这狐狸精,半年来,我还未除去这狐狸精……”表情相当淡定啊,就好像没事一样



    哈哈哈哈,俺也加一个,去年在杭州看阿花专场,开场序幕的时候,阿花坐在帘子后,然后后面有人配唱,台前有4个小朋友在那里翻跟斗,结果翻着翻着,其中一个小朋友翻到半空的时候裤子掉下来了,台下的人都笑疯了,然后那个小朋友一溜烟跑到后台去了,再没出来
    阿花很淡定的坐在帘子后面。



    王一敏在余姚演出《玉蜻蜓》。到了申公子临终那场,但见她又是躺下又是站起来还很北分,我们都偷笑这精神气看着不像是快死的人~~。申公子交代完后事,一个闭眼,直挺挺的就躺倒在塌上,可能因为倒下幅度太大,只听到麦传来很大声的扑通声,我们都笑的不行了,直说:死的壮烈啊,壮烈,只差说志珍,别忘了我明年的党费 ……



    啊,还有一个,07年江浙沪巡演,赵王子和方姐姐的千古情怨,其中有一段戏份是纳兰在听到表妹被选入宫中,不能缔结良缘的时候生病了,躺在床上,大概病的很严重吧,然后舞台上放了张床(平的床,类似个门板的东西),赵王子非常敬业的躺的直挺挺的。
    俺周围坐的一个大妈和一个大爷就开始讨论了,讨论纳兰是不是死了,一个说死了,一个说病了,争了好久。俺在一边一直憋着笑,太崩溃了。



    有一次我看一台晚会,一个男歌手演唱歌曲“霸王别姬”,这是临时加上去的歌,事先的节目单里没有。他刚唱没几句,就忘词了,但它反映很快,赶快往舞台两边看,因为那上边又字幕,字幕上在同步打印歌词。可惜,他演唱的歌曲是临时加上去的,没有打出来字幕,他越着急越想不起来,只好尴尬的站在那里,等到第二段开始,他才继续唱。



    昨晚看的史依弘主演的《穆桂英大战洪州》
    首先是她一身刀马旦衣服出场。
    一会再出场穿的是花旦的衣服,在她走向舞台中间时,我突然发现她顺手把一样东西丢在地板上,由于看到大家之前贴的趣事,这下我来了精神,集中精神盯着台上她丢的东西,白色的,不会是戒指,一团,不会是手表,再一想,她刚刚匆忙换衣服,可能是衣服上的装饰物吧,唉,这样也没什么意思了。
    于是我再转去好好听戏,不知什么时候,史依弘后面多了个丫鬟,而且丫鬟出来时,她就坐在凳子上了,我正纳闷了:这情节关丫鬟什么事?就见那丫鬟把史依弘身后的辫子放到椅子背后面,然后是很淡定的编辫子动作,哈哈,原来那丫鬟是出来做这事啊,哈哈,我也很快想到,之前那东西可能是橡皮筋,史依弘没扎好就丢了。
    再说说那团东西的命运,可能台上的另两位八贤王和寇准实在是受不了那团东西碍眼,找准机会,寇准对八贤王说:啊,贤王,老太君的饭怎么还没做好?贤王说:那我去看看。说完就下场,顺手弯腰把那团东西捡起走了。
    一会贤王又再突然冒出来把帅印给穆桂英(不知饭熟了没有···)。




    本人很喜欢陆(锦娟)老的盘妻,于是昨晚一边记单词,一边听来着。。。
    进行到那一对恶母女盘问小谢时,恶妹妹唱到“为什么你平时对我们多冷淡”,然后接着又是一句“为什么你平时对我们多冷淡”,平时这里听的不仔细,昨晚突然回过神,“这一句不是刚刚唱过了吗?”然后看了一下视频,确认是恶妹妹唱错了,把第一句的“为什么怕我母女来知道”唱成了“为什么平时对我们多冷淡”,于是就造成了同一句唱词不同的调子
    厄,觉得有点冷,大冷天的真罪过。。。

    补充一句,邪恶的偶恨不得那三个“为什么”都唱同一句词,那就更壮观了。。。

    罪过,罪过。。。主饶恕偶吧



    最近的,《一钱太守》北京的演出~张琳MM自己在博客里写滴哦~~呵呵~
    那天的演出全团上下都紧张兮兮的,大家都紧绷着每根弦,生怕出事,可偏偏我唱完第一段唱兰云的第一句白口就没话筒了,原来是剧院的工作人员把有路电线的闸给关了,我们的话筒和字幕一下子都没了,可怜我们三位主演还佩带了2个话筒,字幕也备用了两副,幸好!!!才三秒钟的时间,马上又恢复了演出。
    第四场,正当我和老于喝的欢时,突然“嘭”一声巨响,灯光爆了,看来这灯炮也太紧张!把台上台下的都吓了一大跳~~~~~

    尾声前我的抢装时间才十几秒,那天穿的特快,团长扶着我上平台,因为下午临时调整,杨导让我上第二平台,在一片漆黑之中只听到“噗通”一声,我整个人都摔在第二平台上,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以飞快的速度爬起来,一背身,刚刚起光,幸好幸好!!!
    正是无法想象如果趴在平台上的我灯亮会是怎样的一种效果~~~一定像一只乌龟~~~



    昨天晚上重看浙百20年团庆演出的《五女拜寿》,最后一场“后拜寿”,家丁高喊“三小姐三姑爷回府”,董柯娣就说:“一对新人来了,快快有请”。我当时就纳闷,邹应龙和杨三春至少结婚三年了,怎么还是一对新人?后来,家丁又喊:“新姑爷新小姐回府”,董柯娣又说:“一对新人来了,快快有请”。我这才知道,他上次是说错台词了。



    大家都知道,梁祝里有一句“送你到长亭”在我看的那场白马搞笑哉,唱“送你到桥亭”。



    3-18宁波孟丽君,孟丽君和老太师的帽翅纠缠在一起,持续足足1分钟,终于解开了,观众看得很HIGH!



    某次,虹虹金殿唱“孟丽君,她(他)本是臣的岳父”……笑喷
    这个还是05香港演出版出碟的,大家可以回去翻翻
    此次,美人还对着少华叫“万岁”,估计自己知道唱错了,低声的,又有点像“元帅”

    某次,小皇帝把“恩爱禽”和“相思草”唱混了,台上嘀咕了几句……



    那个书房会里面虹二爷和美人相继唱错。当时书房就她二人在场,可虹二偏偏连“皇甫少华与孟丽君”这句忘了。。。接着美人打圆场,“贤契XXXX”不过没唱几句,唱到“方方寸寸九回肠”的时候听到她唱“XX肠”,貌似是错了,不过给美人糊弄过去了。
    想起来那个05的香港演出版,里面虹二在看画像里,“他若真是画中人,为什么仪态神容都相仿?他若真是画中人,为什么至今不肯露红妆!”发现有什么错了么?——虹二的第一句应该是“他若不是画中人”~~~~~



    空中剧院版的盘妻索妻 白马在说“你我虽是夫妻却也难得聚谈”这句的时候卡了一下 李团在旁边小声地提醒了下 以前太关注画面了 都没有发现 今天看时总算发现咯 也觉得挺好玩的 还特地反复听了几遍 哈哈



    前几天看东艺滴西厢记,方莺莺正在为钱生的事情烦恼,再加上老太太从中作梗,方女王一激动呢,水袖一甩就甩到自己头上去了,然后偶们女王甩,再甩,总算甩到地上了。
    接下来偶们梅子红娘也出演惊险动作。小梅子在拷红中唱得非常精彩,掌声雷动,梅子同学唱得很high,这一high后等她走着水蛇步去喊人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在舞台地毯和平地间隔处摔倒。下面人惊呼,还好偶们小梅子没有摔下去,万幸。过会儿梅子同学再出场,这回虽然也是非常飘逸,不过绕过了地毯边,偶们吃一亏长一堑嘛~~~




    那次看老王的《孟丽君》,就是哪个电视连续剧,正在“天地茫茫”,孟小姐正在宾馆生病发感慨,突然一辆轿车从窗外开过去,我当时就笑翻了。



    上越经典版《红楼梦》“金玉良缘”一场老祖宗倚在椅后的龙头拐杖不知怎么倒地上了,王煦凤悄悄绕到后面捡起来放好的,要不然接下来老祖宗上前拦宝玉时真要抓瞎了。



    听说王一敏去年在温州演出《何文秀》的时候 化妆师没把她的头发弄好 而那天她演的也很hinge 结果在甩头发的时候 没注意 那假发就华丽丽的甩了出去~~~~~~



    绍兴大剧院,明星版《梁祝》时候,十八相送,原配踩了白马的衣服,下图为证。哎呀,李团啊,舍不得梁兄,也不用踩了衣服不让走路吧!


    那天团儿的玉佩不是掉的,是她自己故意扯掉的,还扯了两下才扯下。
    她是不是故意掉玉佩引玉书上钩呢,哈哈!



    6月28号绍兴大剧院那场《盘妻》,每场结束时,灯光暗得比较快,但是还是能在黑暗中看到演员入后台时发现走错方向,走了几步又转过来下后台的。
    有一场,好像是玉书赶考前同娘子道别,幕布拉下后,把一张凳子给露了出来,估计是放的位置太靠前了。





    话说今天在美人的论坛上转悠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美人的孟丽君图片,应该是最后一场的时候了,手里拿着一份奏章很认真的演唱了,可是……那个奏章……是严重的拿倒了滴……



    越女争锋上海赛区复赛,李旭丹唱焚稿唱得声泪俱下,那诗稿竟然也是拿倒了的。



    08.09.17上越青春版《红楼梦》中“闭门羹”一折,李璐彦饰演贾宝玉。
    幕布一拉开,晴雯和袭人坐在台上刺绣,刚被打过滴宝玉应该躺在床上休息,但床却此时空荡荡滴,宝玉去哪了尼?宝姐姐都上场来探望宝玉了,怎么宝玉还没上场啊,俺那个急呀。。。。。。好不容易,李璐彦饰演的宝玉终于出现了,哇,上场那速度可不是盖滴,蹭蹭蹭滴以百米冲刺速度就跑上来了,直接往床上一躺,然后自己把被子盖上再摆好睡姿,嚯嚯,那哪像刚被打过的人哪,那精神活力不是一般滴好哇~~~



    09·06·16也是上越的青春版《红楼梦》 也是“闭门羹” 也是幕拉开 宝玉还没躺在床上
    不过就是宝玉换成杨婷娜了 而杨婷娜是把已经在台上的袭人唤进去 然后再由袭人搀扶着上台 补救的还算可以



    黄梅戏电视剧《孟丽君》中,金殿赐婚那场,皇后催皇上赐婚,太师不同意,镜头对准太师和身后的一列文官时,镜头右侧竟有一个人抱着孩子站在那,拿下还还在挣扎。我估计他也想露个脸。还有孟丽君为太后治好了病,与皇上和太师进去请安时,孟丽君说了句:“母后大安”看来他一早就想做太后的干闺女。还有游上林一场,皇上与孟丽君在芙蓉园,皇上浑厚无比的叫了声:“孟爱卿。”我要是小孟早就吓死了。



    某年夏天在杭州浙百小剧场看“春琴”传,有一场幕布一拉开,里面有四个戴日本艺妓面具的群众演员弹琴唱引子,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看,里面居然有一个艺妓的面具戴倒了,眼睛在下面,鼻子嘴巴在上面。下面爆笑,最最夸张的是,这个艺妓再次上场的时候面具还是倒的,观众不笑了都在纳闷怎么还是倒得呢。。难道是导演设计的。。。。
    结束去后台看某人,说道这个面具问题,某人笑喷了,说是新来的小MM,把面具戴倒了,居然就一直戴反着的连自己都没发现,她们都很诧异她可以照常走路,演唱~



    今年红星看浙百的道观,老魏小章主演,
    情挑那一场,潘公子夜探妙常,妙常故作矜持,小潘只得告辞,妙常又不舍他走追到门外叫住,潘问何事,妙常只得说“怕天要下雨,带把伞吧。。。”遂将伞给小潘,潘心领神会,接过伞笑着对天空说“好大的雨啊”其实大概天气很好,于是开伞,情况出现了,这把伞怎么也打不开,老魏同志看得出暗中在加劲,她努力了两回,终于把伞打开了,只听到“篷”一声,乖乖,这伞被她拆得小半个伞面不见了,全场爆笑,老魏淡定举着这把破伞,腔调十分侬地下场去了。。。。



    惊艳:话说张生见莺莺小姐后失了魂,边唱边收折扇:“恨天不与人方便,怎禁得我意马心猿。”一折,折不平……甩个手势,再折,咦,咋还折不平……换个方式,折第三次,晕啊,这扇咋回事来着……好吧,趁着“猿”字拖音还未落,转过身去,把扇重新拉开,再收回折平,这回可把你给折平了吧,小样!!!
    正好赶上唱下一句:“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折扇一甩,潇洒啊~~~~~~~~~~~

    最近访客

    贡献  第644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0-9 21:50
  • 签到天数: 17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Master]人坛合一

    发表于 2011-6-3 0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是我曾经看过的版本的加强版,哈哈

    贡献  第644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5-26 21:13
  • 签到天数: 1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时常看看

    发表于 2011-12-12 06: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比欢乐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光裕戏曲社 ( 苏ICP备09082362号   

    GMT+8, 2019-10-22 22:34 , Processed in 0.313034 second(s), 6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