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南京师范大学光裕戏曲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查看: 448|回复: 2

学戏笔记-夫妻观灯的”土“味(王小六)

[复制链接]

贡献  第518名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3-18 14:54
  • 签到天数: 3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

    发表于 2018-2-12 21: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注册并登陆使用,以体验更好更便捷的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学戏笔记-夫妻观灯的”土“味(王小六)


            在学习黄梅戏《夫妻观灯》的过程中,我认识到这是一出难度很高的戏,二其中最困扰的主要在于”土“味的模仿上。这种”土“味体现在许多方面,说得粗略些,其实就是唱、念、演三个方面,下面分别说说我在这三方面的学习感受。
    ————————
    唱:纯真

            在试图描画夫妻观灯的小生唱段时,脑袋里闪过许多词:高亢、昂扬、呆憨、亲切……但我最终选择了纯真这个词,是因为我觉得这出戏当中的王小六实在是一个“憨厚、淳朴”的庄稼人,这与我们对于农村与农村人的美好幻想是符合的。这的确给人一种亲和感,因此这也是我努力想去贴的一个点。但是,想演好一个庄稼人,却没我想的那么容易。首先唱腔这一块就不易出味。
            整出戏王小六不算是主角,而是作为王妻的搭档,因此唱不算多。本以为之前多少看过几遍,学起来会很容易,但是学形易,出味难,虽然调子唱出来了,但是在唱的并不是王小六,还是我自己。但这个问题也很难分辨,像不像的标准也是模糊不清的,但是入戏与否还是有优劣之分。
            这出戏我看了三十个左右的版本,有优有劣,结合我的观感发现,它们之间的好坏主要体现在所刻画的这个王小六究竟像不像。有的版本里太过强势,有些莽气,与之搭配王妻就像插不上话的小媳妇,配角抢尽了主角的戏,令人不喜。还有的版本当中王小六有着柔弱书生的懦弱气,台上畏畏缩缩,“大女子小丈夫”的搭配看起来也无什么美感。
            我想,王小六的唱重在一个收放自如,比如开场六句:“我家住在大桥头,取名(子)叫做王小六。去年看灯我先走,今年看灯又是我带头。不觉来在自家门口,叫声老婆开门咯。”这一段是亮相,台步轻盈灵巧,与之结合的唱也不能输阵。这一段可参考黄新德,出场非常漂亮。而在唱腔层面,黄新德的重音、顿挫处理得十分自然、到位,尤其是重音,这是我平时不怎么注意的地方。“我”、“住”、“大”、“起”、“王”、“六”、“去”、“我“、”走“、”今“、”又“、”头“、”不“、”自“、”叫“、”咯“都是稍强的音,这样一来,顿挫感也容易就出来了。这一点,我的搭档也同样提了出来,我觉得她说得对。
            而同样,开场小唱是王小六的初亮相,主要展现这个农民”爽快、明亮、喜庆、乐活“的特征,因此这段唱必须要唱得”有喜气“。那么,什么叫做”有喜气“呢?我想,一个自然、开怀的笑脸可能是个比较简单的动作,唱时坚决不能一板一眼,否则剥皮去骨只剩无味肉柴。同时要注意的是,王小六是个淳朴的农民,这段唱虽旨在逗乐,但是不能显现出肤浅的猥琐气,这里的控制让我犯难,因为我似乎是有这种猥琐气的。因此”纯真“这个词此时便显现出其难得的意义来,王小六的逗乐等级是比较初步的,在我看来约与我们初中时的水平。因此要想演好,返璞归真是必然之路。所以我主张此处少小腔,平直的唱法似乎更为合适。可参王少舫,只是调高难学。
    ————————
    念:方言


            夫妻观灯这出戏中王小六共有两段大段念白,分别是劝换衣和骂流氓两处,难度都不低。参照王少舫的录音,他的表演可谓流利干脆,一气呵成,在学戏时设立了不小的门槛。这出戏中的念白用的是安徽话无疑,但安徽地大,方言也分多钟,我老家所属的庐阳一块说的话便与安庆不同。但庆幸的是,即使有所不同,但大体上仍然是可以对应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看这出戏听唱念都如此亲切的原因。
            但戏中的念白到底与平日里说白话不一样,说到底,它还是戏中人物的话,说起来得有种戏的味道。而做到这一点,我想其实还是要语音层面上夸张一点,伴以肢体语言,神色也得夸张,如此才有表现力。在比较紧张的戏曲舞台上,念白得密而不紧、徐而不散,这要求表演者深入角色,平时的练习就尤为重要。
            前面说到这出戏王小六有两段念白,据我的体会,第一段劝换衣处要有些夫妻间的诙谐,王小六作为一个“纯真”心的农民(想必年少),要借看灯一事逗一逗家中的老婆,这与后面的“老婆的裤脚烧着了”处大为相似。所以这一段念白得半对老婆半对观众,可以适当加一些肢体动作,增强互动性,会更好玩些。这个“嗟~”可以反复玩味。(语气让我想起我老爸,哈哈哈)
            而这第二段念白呢,是朝着台底下观众讲的,这里的处理方式王少舫和黄信德倒有些相同之处。眼神!如果眼神只是恶狠狠的,那么这个王小六就不可爱了,变得有些小气势力了,这与前面一直讲的“纯真”就背道而驰了。而那二位却有一个回看老婆再看看那个老几的眼神小动作,一下子就把王小六为老婆出头讨老婆开心的心态表现出来了。而且,他们二位的表演总体上不凶,还是有元宵灯会的喜气在里头。这一点尤其要注意,不能表现过凶,恶意观众,那反倒没意思了。
            总之,念也是王小六的念,得确保念白是王小六这个人说的。如果不确定怎么表现,情景带入一下或许会帮助良多。
    ————————
    演:收放


            说实话,这出戏最困扰我的还是表演,这也是我最没自信的的一处。(参严马剪辑版。)因此,这次对于演的学习,我把精细度放到了句甚至是字上,先扣出一个outline,搞清楚每句话大概对应哪个动作,先把唱演顺下来。我采用纸质笔记的方式,左面绘一舞台,以点、线表示站位和走位,右边用文字记述具体的动作,这样把戏顺一遍,我觉得是比较有效果的。
            首先聊聊出场。前面说了,王小六这个人呢,敞亮,因此可以参照黄新德的出场方式:先正面一亮相,再快台步绕一来回,站定,面对观众唱。全程可谓潇洒漂亮。但支撑这种漂亮的主要方面,还是基本功。台步必须要稳,转身迅速不拖沓,站定挺直有精气,这样一来再配合开场洪亮的唱段,视觉效果是比较好的。而这一段的难点还是一个度的问题。就说摆手,要摆到如何程度才是潇洒而如何程度便是傻里傻气?难。在接下来的学习过程中这种细节会非常多,得做好扣到死的准备。
            接下来便是劝换衣的动作。这里的动作不算多也不算难,重要的还是一个平衡问题,王妻讲话王小六做什么?脸上什么表情?眼神看哪里?这些都是小动作,正因为此有着多少的取舍问题。小动作多了,观众觉得王小六是不是有多动症,而少了则是呆头鹅,我似乎有呆头鹅的症状。(ps:呆头鹅判断要诀:台上啊站得住脚,啊有精气神)
            接下来就到了这部戏的后半段,看灯了。中间过场动作参严王版本,与天仙配·路遇里的步法有分有合,可以借鉴。主要动作为绕横向的8字形。夫妻两人到了开封府之后,先要表现得惊奇(乡巴佬进城咯),两人再次呈8字形运动,这里和云手的阴阳倒是很相似。然后便是经典的“n盏灯”的唱段了,吴琼版本速度很慢,学起来想必难度不大。而最后的“周朝灯”“唐朝灯”,我认为是整部戏里动作最复杂,难度最高的一段(噩梦。。。),而这段的唱腔,也是我的一个痛点。
            总之,这出戏即使在看了许多遍的情况下依然很难,王小六的这种淳朴的农民我也从未接触过(董永与他不同,生活气没那么重,毕竟七仙女有仙气,罩得这个农村小伙也有俊小生味道。。。),所以我觉得这对于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尤其是繁复的身段,现在闭上眼睛也是阴影。

    最近访客

    贡献  第518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6-8 10:13
  • 签到天数: 2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

    发表于 2018-2-14 01: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老胡写得大概是最细的了。
          说实话你说的第一段,王小六是什么样的,觉得没怎么思考过,感觉的就是个很朴实,憨厚,爱老婆的农民。觉得是个特别可爱的人,所以一直那么喜欢这折戏。
          老胡加油!

    贡献  第518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7-31 15:21
  • 签到天数: 168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Master]人坛合一

    发表于 2018-2-14 20: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详细,很好!
    唱要自然,就像说话一样,也是有语气的,唱念一体。
    后面观灯模仿的身段,虽然快、麻利,但一定要到位,做的像,让观众看得明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光裕戏曲社 ( 苏ICP备09082362号   

    GMT+8, 2018-8-15 13:06 , Processed in 0.205867 second(s), 6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